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巫昂智慧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巫昂  

作家,诗人

作家,诗人。 1, 在国内外众多一线媒体开设专栏。 2, 持续创作诗歌和小说等纯文学作品。 3, 研究笔迹心理学,和梦境分析。 4, 巫昂智慧所淘宝店:http://shop36505222.taobao.com/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63岁的女同学林秀莉  

2009-01-08 21:46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注:这是为《女友》写的文章,已经发表过了,别年终乱娶~~。

 

大前年正值隆冬,我的妈妈林秀莉当机立断,卖掉她在厦门的产业,一个迷你型,高悬在五楼的小单元房,打了二三十个巨型包裹,很威猛地,打算来北京定居了,因为弟弟陈博士生了侄儿小肥。

这包裹里头有两张标准大的棕榈床垫,棕榈床垫比较硬,她老人家背部不能受软床垫之力,睡醒了背会疼,而且她偏执地认为北京买不到棕榈床垫儿。跟她一起不辞辛劳北上的,还有八只冻得很硬的杀好的小土鸡,给弟妹云云坐月子用的,一群冻得也是很硬的海鲜,鱼虾和海蛎等物,还有一大娄季末的菜螃蟹。以及,她同样偏执地认为对小肥同学未来的皮肤状况有利的印尼燕窝,当然是炖给弟妹吃的。她每次出远门,都跟红楼梦里头,春节前进贡贾府的小地主一般,行李花色繁多,生鲜两备。

她身高只有一米五,这是年轻的时候,现在大抵浓缩到一米四九了吧。所以每次我跟陈博士去首都机场接她老人家机,常常会远远地看到一座小山慢慢地移来,最顶上一定垒了装鲜货的竹制品,底下是机场行李车的三只小轮子,和一对儿只有34的小脚。

有时候,行李份额没用完,她还会在厦门机场临时起意,买上一些反季,逅贵的荔枝龙眼。听起来她很有钱吧?其实她自己节约到极点,除了贪靓,打扮上还算舍得点儿,其它的,一概都花在我跟陈博士一家身上,跟中国所有的妈妈一样。该妇产科专家有名言一只:“出门嘛,就不要省了,该打车该住宾馆手机该漫游,都得大大方方地花,出门就是要图个舒服。”

她坐飞机来北京探视儿女一双,历来都要占用四位乘客的行李票,也即国内航班的八十公斤。该水瓶座女生善于社交,每次换登机牌,眼睛滴溜溜转,在物色另外三个行李票提供方。“男人比较好说话,单身出门的男人尤其好说话,”她跟我分析过,“要是一对儿男女,那要从女的那边公关起,女的要是同意了,男的基本没问题。”

每一件行李都是她亲自打包的,运用了年轻时候军训过的打包技巧,她收集各色结实但是不好看的布绳子,每次来还要管我们讨回去。走的时候,轻巧地拧了一口袋花花绿绿的布绳子,和给厦门爷爷奶奶带的北方青枣回去。

到了陈博士家,所有人都累得喘大气,她换了鞋立刻开始收拾土鸡、海鲜和螃蟹,这戏码从来不换,弄得我们想坐在沙发上吃会儿她带来的卤鸭,都很不好意思。她一生勤快无比,从早忙到晚,在房间里头呈不规则直线曲线运动。连她的前夫,我的父亲,也都说:“你要跟你妈妈学习勤快这个美德。”

自从有了博客,我上街被人略微看一眼,就怀疑人家看过我的博客。我的妈咪林秀莉没有博客,不过她每次一来北京,就怀疑有人认识她,因为她是我永远的女二号,女一号暂缺,我也不是非常喜欢写自己的。从我写诗开始,到后来写小说、写专栏、写博客,她时常会露一小脸儿,而且永远只用真名儿,所以,渐渐地,她成了我的朋友耳熟能详的人物,大家见到我寒暄,大多会追问一句:那你们家林秀莉最近怎么样了嘛?我甚至怀疑我的男性朋友里头,有人暗恋她。

我在博客里头时常会写林秀莉的事迹,她的人气比我还高,因为我写得好,而且她的确实很特别。举个例子,她跟好多南方人一样,认为北京人称呼所有的第二人称,都是“您”。所以,当她打算到北京定居后,先把“您”这个户口落了下来。见谁都喊“您”,本来老胡同串子喊您,后边还跟了好多标准儿化音和俚语俗语,她的北京单词词汇量还没有那么大,显得很像套了一个北京人头套的南方人。

那会儿我正弄电影,身边常常跟着助手小朋友。林秀莉见她第一面,做了两件让对方惊诧莫名的事,一是从头到尾喊那个小姑娘“您”;二是告诉了她,我每个月的稿费收入多少钱,因为林秀莉同志是我的私人理财专员,我挣多少钱,她比我还清楚。她还很真诚地建议该小朋友:将来也当作家吧,又清闲来又自由,到一定时候,人家自动把钱汇过来,简直是天底下最舒服的职业。

如果聊天的进度调到高八度,该小朋友还将听到更多令人惊诧莫名的资讯,比如她的一个女病人曾经为某男性堕胎N次,“里边摸上去乱七八糟的。”如果该小朋友跟她说,自己最近老爱哭,林医生立马讲:“那可能是经前综合症在捣乱,你的荷尔蒙指数升高了,跟怀孕后一样。”

那可是一位生于1988年的小朋友啊,林女士。

她来了以后,云云很快去了中日友好分娩,护士来查房,林秀莉正好堵在护士去探视产妇的小通道上,那护士颇不耐烦地说:“挡着道儿了,出来!”她惊惶莫名,一叠声儿应道:“好的好的,我滚,我滚。”整个一个满清后宫戏的台词风啊,我们一家在四周纷纷石化,羞愧难当,很想当场否认我们跟她的亲属关系。

我家有个大表姐也是个小人精子,她说过名言另一只:“我最希望我老公和儿子来单位看我的时候,我跟同事说,这是我堂兄,这是我表弟。”林秀莉常常让我不要跟她学,可惜基因的魔力是不可阻止的,我显然比她给予我的基因,要坏很多,也邪性很多。林秀莉一点城府没有,虽然她是个妇产科医生,知道男女的本质,不过是两套器官和一些激素,但她情感单纯,不自私不俗气。

我们家有四个水瓶座,对影成一桌麻将,但是大家都不好这一口。有一天,天略略地阴,做完家务事儿的林秀莉喊大家到餐桌前围坐,她一边擦手一边慢条斯理地说:“今天开一个家庭会议,把我将来的财产分一下——”

哇,玩这么大!我必须承认,当时我一句话也没听清楚,在中国式家庭长大的小孩,从来不会对着亲人流泪,但是我在十五分钟后去了卫生间,做这个事。必须要承认,那一刻,我希望世界上真的有灵丹妙药,如果这个东西的份额只有一份,那我要把它给我的妈妈。我要请她吃下去,亲眼看着它融解在她身体深处,永远地永远地不要消化成那些个无用的东西。她管放屁叫做“废气排泄”,BY THE WAY

在去年的夏天,充满事业心,并且惦记她的厦门女病人们的林秀莉同志,食长居北京之言,踏上了南下的归途。她给自己找了若干离开北京的理由:气候不适应,没有海鲜吃,天气太干了,没有病人看。

当然我还知道,她还蛮有点儿小女权主义者的,是个标准的“老年白领”,从来都独立自主。想要有一个自己的房间,果然不久又购置了一个小物业,装修都是带着众亲戚组成的装修TEAM,遥控指挥,很有领导风范地在短期内完工。她或者还呆要在这个新居里头,一边吃水果,一边练习她那架廉价电子琴,最近该练《小小星星亮晶晶》了吧?这个六十三岁的女同学,居然还学外语来着,用俄语发英语的音。下一次,她要是去美国探我,恐怕一出机场,就会很大声地对所有的白皮肤黑皮肤的陌生人说:“THANK YOU”了吧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