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巫昂智慧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巫昂  

作家,诗人

作家,诗人。 1, 在国内外众多一线媒体开设专栏。 2, 持续创作诗歌和小说等纯文学作品。 3, 研究笔迹心理学,和梦境分析。 4, 巫昂智慧所淘宝店:http://shop36505222.taobao.com/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季羡林和金克木住一个楼道  

2009-07-12 02:50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读了三年的研究生,除了玩耍,并无所得。导师交代了一个任务,帮着编金克木的一个集子,乃是解放后未出版过的书稿合集,后来果真由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了,叫做《梵佛集》,也因为这套书,看了一堆金克木,见了一次金克木,在北大的教工区。那个居住区有个极风雅的名字,忘记了。

   我自己去的,是个五六层小楼,一楼带小花园,种了很多家常观赏植物,进了楼梯间才知道,是季羡林的家,因为那门外除了装防盗门,还有很多来访者的留言,每一则留言都极度谦虚、恭敬,很像门下走狗的口气,最离奇的是一则盖了北大公章的红头文件,劝告来访者说:先生年事已高,不便打扰,但凡来访,一律留言,连门铃都不要按,云云。

   好在我不去见他,不用留那种肉麻的言,此前听过一则轶事,说季羡林去开文代会,在下面跟人说悄悄话:今天来的领导真齐整,连总理都来了啊!金克木也去了,略微坐了五分钟,听不进去领导讲话,兀自起身,从前排走了。这则轶事,很适合写到《世说新语》里头去。

   楼上三楼就是金克木的住处,门庭寥落,不单一则留言没有,连门口都是很脏污的,好像很久没人清扫。按了半天门铃,有人来应门,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,穿得非常的不堪,简直可以用破烂来形容了吧,头发也是乱蓬蓬的,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。后边就是金克木,他站在那里,瘦伶伶的,深色旧衣旧衫,眼睛却清澈明亮,合乎他文章所见的大气聪明。

   屋里点着昏黄的瓦数极底的灯,那是下午三四点钟,但房间已经采光不足,需要开灯。那是个两居,很窄小,到处是堆积到天花板的旧书旧报纸。他的工作台也简朴得很,一盏五十年代风格的台灯,几本书,别无什么,他好像用铅笔写作。

   我不知道该问什么,只好问:“没有人照顾你们吗?”

   金克木说:“有个保姆,一天来一次。”

   我已经忘记了为什么去见他,大概是去送书稿?我坐到那只破旧无比的老式沙发里头时,还觉得时间非常地恍惚,好像这是三四十年代的北京,来见一个落魄到极点的老作家。我一坐下,老先生既刻跟着坐下,他紧盯着我问:“你懂几门外语?”

   我吓得一句话也没有。

   我们完全不平等地交谈,他懂得太多,我几乎无知,他天文地理地顾自说,我傻子痴子一样愣愣地听。我想他完全没搞清楚来者是谁,只是为了说话而说话,说的又是非常高级的话,除非你懂得几门外语,外加佛学哲学杂学通吃,才能够听懂一分二分。期间,老太太神情痴呆地进来过几次,她已经不会跟人客套打招呼了,在房间里头晃一晃,就又到隔壁自己的卧室里去。

   大概几个月后,听到他去世的消息,回想他当时的神情,竟有回光返照的感觉。

   我只是想,做一个知识分子,一辈子都要想清楚一个实际上非常简单的问题:你要住在一楼,还是三楼。

 

注:这是一篇旧文,从来没有发表或者什么过,文章题目《金可克木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